中青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菲律宾亚博娱乐青年报手机版

菲律宾亚博娱乐青年报手机版二维码

菲律宾亚博娱乐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

菲律宾亚博娱乐青年报-中青在线官方微信平台

2019年07月05日 星期五
中青在线

在这里,生存是每个学生的必修课

作者 侯明钰   青年参考  ( 2019年07月05日   01 版)

    他们要在无人岛上生存两天两夜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春日,美国海岸警卫队把阿拉斯加州凯奇坎市的八年级学生送到一个无人岛上。在这里,他们即将进行一场“生存之旅”。

    按照规定,每个人只能带一个睡袋、一块塑料布和个人衣物,一个容积为0.35升的咖啡壶,还有小刀、麻绳、火柴之类的工具。上岛后,学生们分成几组,每组有大约20名学生、一名教师领队和三四名家长。

    29岁的音乐教师杰米·卡尔森是带队者之一。她留着精干的短发,性格活泼爽朗。刚上岸,她就命令学生们去树林里搭建帐篷。学生们4人一组,把塑料布挂在常青树之间的细绳上,用石头压住边缘,减轻帐篷的负重。有了安全的住处后,他们打牌、聊天、捉迷藏,为能自由地待在户外而兴奋不已。

    等学生们休息够了,杰米吹口哨示意他们在海滩上集合。“你们有10分钟的时间来收集柴火和引燃物,然后收集晚餐食材。”她希望学生们在退潮几个小时前开始寻找食物,比如海蟹,“最好在它们无处可逃的时候捕获”。阿拉斯加有世界上最大的潮汐,海面高度在6小时内的变化可达7米以上,所以每年的生存之旅都安排在“负潮汐”(浪高低于平均低潮水平)时期前后,这是觅食的最佳时机。

    女孩们四散开来,寻找适合生火的浅绿色地衣。随行家长托尼·伊斯利手里拿着一堆干苔藓、雪松枝和海草,向女儿萨凡纳走去。“它会像蜡烛一样亮起来的。”托尼笑着对女儿说。他经历过四次生存之旅:34年前自己参加过一次,陪另外三个孩子参加过三次。这次,他来陪伴最小的孩子。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生存之旅。

    “我们的目标是让学生脚踏实地地生活”

    凯奇坎生存之旅的发起人是77岁的退休教育家斯蒂芬·金尼。他坐在图书馆的一张方桌旁,笑容可掬地告诉美国《大西洋月刊》,生存之旅能够走红,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在这个应试教育和标准化考试盛行的时代,很难相信毕业季开展生存之旅的传统在凯奇坎能延续40年之久。

    “学习应该是件有趣的事。”斯蒂芬说,在他的学生时代,也曾有过类似生存之旅的体验。有一次,他在海边发现了一具海狮的尸体,并把它带到科学课上解剖。“这是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要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你就必须唤起他们的想象力。”

    斯蒂芬在缅因州长大,1965年来到凯奇坎,在舍恩巴尔中学担任八年级科学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这位热爱户外活动的教师惊讶地发现,许多学生不了解基本的生存技能,比如,如何在野外搭建帐篷,如何不借助现代工具取火。1973年,他和同事唐·纳普带着一群八年级学生来到海边,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我们的目标是让学生们脚踏实地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如果你了解自然,你就会了解它能给你的一切。”他说。

    这是凯奇坎学生们的第一次生存之旅。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越来越多的学生和老师加入他们的旅行。教师莱尔·亨特利也是生存之旅的组织者之一。他和斯蒂芬发起一年一度的露营之旅,为期两天,向学生传授基础户外知识,为第二年的八年级大旅行做准备。

    课堂上学到的,毕业后仍然有用

    凯奇坎的面积比整个康涅狄格州还大,但只有1.3万多名居民。该地区的助理规划师乔纳森·拉平介绍说,考虑到可用的土地和水资源,该地区只有0.1%的面积适宜人类居住。

    当极端恶劣的天气与极端偏远的位置结合在一起,生存教育便成为凯奇坎教育的重中之重。“八年级的那次旅行是我从学校里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29岁的渔民萨姆·普弗洛姆说,“因为它救了我的命。”

    萨姆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2012年12月27日。那晚,他和同伴驾着小船,打算在海上过夜。突然,天色大变,风雪交加,他们不得不靠岸。他们想法设法在风雪中生起火,搭起帐篷——这是他10年前在生存之旅中学会的技能。经历了时速80公里(十级)的大风、一夜30厘米的降雪和彻骨的严寒,他们安然无恙。在萨姆看来,作为凯奇坎人,学会野外生存是必不可少的。这些技能并不会在离开学校后失去用武之地,相反,它们会成为许多人在今后的生活中常常运用的技能。“在这里,目光所及尽为荒野。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这种坚韧的“阿拉斯加精神”贯穿生存之旅的始终。舍恩巴中学校长雪琳·贝勒特说:“对所有情况都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但是,学生们在旅途中克服了一切困难。”如果你与凯奇坎人聊天,他们一定会回忆起自己的生存旅行:风雨交加的天气,美味的珍宝蟹,天黑后男女生睡在不同的帐篷里……在这个城市,生存之旅是教育的一部分,已经成为这一地区的历史和传统。“教育要把你学的东西与真正的生活联系起来,”斯蒂芬说,“这就是为什么生存之旅能引起人们如此广泛的共鸣。学生们在实践中观察生活,学习知识。”

    实际上,生存之旅不仅与生存有关。美国各地有几十家号称为有过不良行为的青少年提供治疗的机构,野外训练就是备受追捧的治疗方式。治疗项目的强度和持续时间各不相同,通常包括徒步旅行和学习野外技能等。在名为雷德克里夫的治疗机构,工作人员需要教会学生如何用从野外收集的材料生火,这个看似简单的技能需要几周的时间才能掌握。大多数参加野外活动的青少年会在那里待几个月,也有一些人会待好几年。

    野外训练有待规范

    不过,这种原始的教育方式引起了争论。有批评者指出,这些项目缺乏监管,存在虐待学生的现象,甚至导致死亡。即使美国政府问责局也不知道青少年治疗项目的确切死亡人数,据说自2000年以来已有86人死于野外训练。

    青少年的安全和健康是此类野外训练的常见隐患。2004年,学生贾里德·奥斯卡森向老师反映腹痛难当。这一情况没有得到重视,贾里德还是被要求徒步8公里,直到他晕倒在地。贾里德被送往医院,医生确诊为阑尾炎。野外训练的工作人员称,腹痛在旅程中并不罕见,“可能因为烹饪不当,也可能学生只是在装病”。

    美国政府问责局2007年一份关于野外训练安全的报告显示,许多州并不要求工作人员具备相关资质。加州大学儿童心理学家尼基·布什教授担心,由于缺乏监管,未经训练的工作人员可以自由支配尚未学会自我保护的学生,这是相当危险的。她说:“(这些项目)自称为野外疗法,或者改头换面另立门户,这样就可以绕开心理治疗机构的资质。由于缺乏监管,员工得不到足够的培训,根本没有能力像广告宣传中那样为学生提供保护。”

    不过,随着市场的不断扩大,相应的监管措施逐步出台。犹他州成立了监管机构,专门负责监管野外训练项目。包括雷德克里夫在内的一些机构成立了“国家治疗学校和项目协会”,并制定了行业准则和会员要求,虽然没有犹他州的规定那么具体,但走出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据雷德克里夫临床主任埃里克·弗森介绍,他们的员工都受过充分的野外治疗培训,没有接受全面培训的员工是不被允许进入这一领域工作的。“我们各个领域的员工都受过较高水平的教育,对这份工作充满热情。”

    有医学专业人士认为,野外疗法是一种不靠谱的“边缘疗法”,但埃里克表示,野外治疗方法自诞生以来已有了很大的发展。

    “事实上,我们正在努力成为第一批制定野外疗法标准的机构之一。我们的研究表明,野外疗法非常有效,但目前心理学界还不能理解这一点,因为它远远超出了常规治疗方法。”埃里克说。

 

谁动了伊朗人“蛋糕上的奶油”
罕见的高温“炙烤”多个国家
政坛暴力频现 德国震惊
美军碳排放量有多大
G20大阪峰会为何引起世界关注
美国盯上伊朗金融 欧洲被迫“选边站队”
苏联为何没能赢得登月竞赛
俄罗斯版“飞行炮艇”何时问世
巴以“世纪交易”是机会还是陷阱
你知道大脑的最佳工作时间吗